两会看医改:聚焦医患矛盾 解决医改难题

发布日期:2014-03-11

    与民生密切相连的“医改”,再度成为本届两会的热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一定要坚定不移推进医改,用中国式办法解决好这个世界性难题。

      其中,解决医患矛盾、完善药品招标制度成为代表、委员们最关心的话题。

  化解医患矛盾 呼吁公立医院回归公益

近期频繁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牵动社会神经,如何改善医患关系成为两会代表委员提案的重点内容。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认为,看病难看病贵是否得到缓解,医患关系紧张是否得到改善,广大医务人员工作的积极性是否得到了调动,是社会公众评价医改的三个标准。他直言,“医改走到今天有点走不下去了,尊重生命的理念没有形成,医院公益性的问题没有解决,体制上有致命缺陷”。

人大代表郭淑芹认为,公共事业产业化,医患关系异化成消费关系,医疗机构因而失去民众的信任。解决医患关系的核心是增强医疗卫生的公益性。

全国政协委员温建民建议,推进国家要立法要加大力度,保护医务人员的人身安全。

全国政协委员赵铱民认为,医患纠纷难以化解的根子在于责任和赔付问题,医疗责任保险是解决问题的良方。

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表示,现行的医疗纠纷仲裁机构隶属于卫生部门,公信力易受质疑。建议设立独立于卫生部门、医疗机构的第三方医疗仲裁机构。

钟南山呼吁,不能抛开医生搞医改,莫让医改变改医。他提到,在当前财政用于医疗的资金严重不足的情形下,医院设置分院,增加接诊病人数量等创收方式,使医生疲于奔命,医生和病人缺乏沟通的时间,加剧了医患关系紧张的现状。钟南山建议利用医保结余,提高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增加医疗健康事业的投入。

  “唯低价是取”再遭炮轰 建议取消药品统一招标

3月4日,医药界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召开,25名两会代表联名签署了《关于取消政府统一的药品招标等制度的建议》。

《建议》称,我国目前由地方政府主导的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违背了“医疗机构是招标采购的主体的原则”,把买卖双方正常市场行为变成了政府部门的行政审批,而且制定了空前繁杂的非必要的资料提供和审查程序,无端浪费了企业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剥夺了医疗机构招标采购的权力,并带来一系列腐败,严重影响政府的公信力。

医药代表建议进一步简政放权,明确政府有关部门的职责:建设高效率的交易平台,强化执法监督企业准入和产品准入,监督药品价格,监督执行各种保险目录,打击假冒伪劣确保群众用药安全,及时弥补市场脱销产品的生产供应,并保障公平交易。

药品招标制度实行十几年来,由于政府部门过多干预市场,造成药价虚高和廉价药从市场消失两种极端现象,甚至成为假药推手,在业界饱受诟病。

早在2010年8月出台的“安徽模式”,被总结为“唯低价是取”,遭到业界人士多次公开批评质疑。而去年5月,广东省卫生厅颁布《广东省药品交易规则(试行)》,引发业界轩然大波,被认为是“安徽模式”的延续,招致药企、协会的猛烈抨击,在多方博弈中艰难推行。此次两会,低价招标再次被集中炮轰。

全国人大代表孙飘扬认为,“唯低价是取”式的医药招标制度是一种杀鸡取卵式的“降药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老百姓吃药贵的问题。他建议,医药招标应设置合理的价格区间,而不是一味地求低。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谢红提出,由于政府统一投招标,很多药企为了竞争压低价格,但中标后由于利润太低无法生产,出现不供应、甚至造假行为,损害了患者利益。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表示,以低价论英雄的药品招标制度,导致了一大批常用药被迫退出市场。如果招投标不能取消,也要实行全面综合评判的原则,摒弃由价格最低者中标。

《21世纪经济报道》称,尽管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轮番炮轰,当日列席的卫计委、发改委等部门人士对此未有表态。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国家卫计委日前回复了去年医药行业两会代表提交的《关于取消政府主导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建议》,表示将加强对各地区基本药物招标采购的督导检查力度,以及对“二次议价”等违规行为的监管力度。

此外,针对近日掀起的“药房托管”热潮,两会代表委员建议规范医院药房托管,叫停行政权力配置资源的药房托管,防止医药分开中衍生出变相的“以药补医”。

  两会声音

  1、卫计委李斌:啃下公立医院改革“硬骨头”

在3月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表示,医改已进入深水区、攻坚区,今年的重中之重是推进县级公立医院改革。

一是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严格控制公立医院的标准和规模;二是破除“以药补医”,理顺医药价格;三是建立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使医院能够提高运行效率;四是充分调动广大医务人员积极性,今年要加快研究和制定适合行业特点的医务人员薪酬制度。

  2、药企代表呼吁加快药品审批 鼓励创新药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创新药的审批时间、上临床的时间远远长于国外同类审批的时间,建议借鉴国外的做法,如增加服务费,提高审批速度。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泰州医药城党工委书记陆春云:建议国家能够创新药品审评机制,合理下放审批权限,以临床需求为导向,鼓励新药研发。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新药上市缓慢,导致企业持续创新困难,建议借鉴全球药物经验,并结合国情对药品审批机构进行加速调整。

  3、民营企业代表呼吁更多的政策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奇正藏药董事长雷菊芳:应加大对民族药支持力度,建议在基药目录中增加民族药的比重,在医保中进一步明确民族药的作用。

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希望将零售药店也纳入医疗信息共享范围中,同时,允许部分网上药店开展出售处方药试点。

  一周政策摘要

  1、药企行贿黑名单制度本月执行

据《每日经济新闻》,2013年年底卫计委的印发《关于建立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的规定》于今年3月1日开始执行。通知要求各省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查处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案件工作完成或在核实工作完成5个工作日内,将应当列入商业贿赂不良记录的相关内容在本部门网站公布,并在公布后1个月内报送国家卫生计生委药政司。卫计委网站已开设“商业贿赂不良记录”专栏,将会将上述信息进行及时公开和通报。

  2、发改委拟试点药品价格改革

据《经济参考报》,有消息人士称,国家发改委拟在两会之后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改革方案的内容包括中成药调价、低价药目录等内容。该消息人士透露,药品价格改革涉及到各方面制度配套,必须先行试点积累经验,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还需过程。

  3、新版低价药保障机制年内出台

据《上海证券报》,国家发改委正在研究制定低价药最高限价向日使用费用标准内自主定价的方式转变,预计年内出台。在研究低价政策的同时,国家发改委还将建立起配套的改革机制,包括准入、招标、鼓励低价药使用,改进医疗服务价格、报销、调整或提高医务人员收入一系列政策正在研究中。

  4、卫计委:今年将出台《意见》促医生多点执业

据《深圳商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谈到打破社会资本办医“玻璃门”、“弹簧门”的问题时,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表示下一步要做到“四个放宽”、“一个简化”:放宽举办的主体,促进社会办医主体多元化,进一步扩大境外资本在国内办医,包括办独资医院的范围;放宽对人才有序流动的条件,促进医生多点执业的意见已在公开征求意见,今年会很快出台;放宽服务领域,凡是法律、法规没有明令禁入的领域,社会资本都可以进入;放宽大型医疗设备的配置。

分享到朋友圈、分享给朋友